Tel:400-1667-008
  • 资讯动态

  • 涉及伦理,这台“试管婴儿”术中止

        她刚刚28岁,34岁的丈夫患晚期肝癌只有半年性命,而她却执意要为他怀上“遗腹子”,并不断催促医生为他们进行试管婴儿手术。广州医学院第三附属医院生殖助孕科不久前接诊了这样一对夫妇,虽然手术已经进行了一部分,可是由于科室里的医生分歧很大,这台特殊的手术还是没有进行下去……


      一台戛然而止的特殊手术

      一对年轻夫妇早前到该院要求做试管婴儿,妻子一脸焦虑,丈夫一脸病容。他们结婚已5年,双方都有不孕不育问题,特意从粤西慕名而来。经初步检查他们确实符合做试管婴儿的条件,年轻的妻子不断催促医生尽快为他们排期———她偷偷告诉医生,他的丈夫患有晚期肝癌,医生已确诊说他最多能活半年,但丈夫并不知道自己的病情如此严重。她说,她非常爱丈夫,希望能为丈夫留下血脉,哪怕是“遗腹子”。


      接诊的医生对她很同情,同意为他们做试管婴儿。体检、取精、打促排卵针———都已进行了,马上就要取卵准备体外受精。就在这时候,科室的龙晓林主任看到了这份病历,并注意到即将要进行的“试管婴儿”的父亲是个晚期肝癌患者,经过一番考量,龙主任决定暂停这台手术,要求将这个病例充分论证后,再决定是否进行。


      是否继续手术医生分歧很大

      讨论中,医生们的分歧很大。

      反对派认为,生殖助孕管理条例中规定,夫妻双方都要有知情权,都有意愿,如果丈夫知道自己的真实病情,他是否会同意做试管婴儿?另外,目前国外对辅助生育下一代的权利非常重视,比如捐精者要签署一份同意书,就是孩子将来出生后,有权知道自己的生父是谁,而在我国则是双方的信息都是保密的(尽管近年也向国外的相关操作靠拢)。从这个角度说,这对夫妇的孩子一出生,就很可能没有了爸爸,这么做对孩子是否公平?


      反对派中一些生活阅历较丰富的医生还指出,现在丈夫还在世,妻子想做试管婴儿的想法很强烈,若然丈夫去世后,随着时间的推移,她的想法可能会改变。


      支持派的医生则认为,这对夫妇符合做试管婴儿的条件,他们有生育的权利,不能因为一方生病而被剥夺。


      最后,这个病例交由医院伦理委员会讨论,最后得出的结论是,医院没有权利拒绝为他们手术,但是要向他们解释清楚,说明利害关系。


      医生与这对夫妻说明一切,妻子的反应非常强烈,坚持做试管婴儿。就在此时,情况有了变化,负责丈夫癌症治疗的医生知道了他们想做试管婴儿的念头后,与丈夫谈了话,委婉地告诉了他实情,丈夫想做试管婴儿的念头就没那么强了,并开始做妻子的思想工作,最后妻子终于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    (羊城晚报)